读书的诀窍,古诗的奇。诗评家的大智慧(五)(1/2)

加入书签

  读书悟道,应该以简驭繁。说一个堪称经典的小故事。我的中学老师曾说,整个平面几何就三句话。谁知道了这三句,那几何就无往不胜。还真是。自得这三句绝窍,便一路过关斩将来着。平面几何洋洋大观,三句话以蔽之,足见其精。

  孔夫子说,学而不思则罔,思而不学则殆。可他没说怎么思,怎么学。

  华罗庚说学习要“少—多—少,薄—厚—薄”,算是部分回答了这一问题。说得是,学习到后来,必须要从大部头的书本中得出少而又少大精华。画了一学期的龙,期末不点睛,这课多半没学好。可华教授并没说怎么从多、厚,到达少、薄。

  这留下来的问题,大了去了。

  诗词歌赋,直到长篇小说,各种文体,五花八门。最少而精的,是诗。其中最奇者,当属古诗。比如五绝胜七绝,绝句胜律师,等等。因此诗人应该知道怎么从多到少。

  不信吗?

  《沥泉》每传两千字。评诗一般二三十字。言简意赅,扼住要害。

  所以,落实孔夫子说的学与思,华罗庚的多到少,必像诗人那样,推敲总结。

  不是吗?请往下看。

  《沥泉神枪》诗评,九十二至九十七回

  九十二(1)重阳节前重阳去,沥泉铭志沥泉矛…

  书友踏风说:

  炉火熊熊数盏灯,钢枪正是回火功。三横一心在枪上,命在顷刻险环生。

  龙老汉说:

  张贼阴损伤沥重,窜进屋里刺三横。铁匠一心不二用,眼看阴谋要得逞。

  (2)

  书友踏风说:

  双叉如雷气势汹,奈何钢枪已铸成。英雄挥枪除豺豹,无力回天悔恨生。

  龙老汉说:

  千钧一发之际,沥重袖箭利器。张贼虽然躲过,沥泉一枪闭气。

  (3)

  书友踏风说:

  红颜知己离人寰,知心爱人命亦悬。心如刀绞肝肠断,男儿忍悲听遗言。

  龙老汉说:

  秋风劲扫叶落地,阳泉沥重撒手去。三横内心万分痛,定将二女葬一起。

  (4)

  书友踏风说:

  水做女子铁打汉,男儿有泪不轻弹。三横立誓复仇去,终南山上葬沥泉。

  龙老汉说:

  阳泉沥重葬一起,三横亲自办七七。沥泉钢枪送鹏举,铁匠报仇金国去。

  来自九十三(1)召英神创降龙掌,周侗仙逝华山巅…

  书友踏风说:

  寒鸦当空风如刀,热血上涌气势豪。西去华山别恩师,男儿临行再受教。

  龙老汉说:

  远离华山七年整,今拜恩师老周侗。老态龙钟神虽在,肺腑之言自心中。

  (2)

  书友踏风说:

  师徒临别语意长,拳拳之心虑事详。三笑三哭周侗去,英名留与后人仰。

  龙老汉说:

  周桐三笑三哭,临死不能瞑目。天下多少好汉,皆为恩师名徒。

  (3)

  书友踏风说:

  召英敲响山顶钟,三横回身探究竟。徒行子孝守新丧,风动易水波涛涌。

  龙老汉说:

  华山之巅钟敲响,师父师母归西方。兄妹二人勤练舞,召英创建降龙掌

  (4)

  书友踏风说:

  可怜兄妹贫无依,当街卖身冷风里。男儿伸出帮衬手,恶奴仗势竟来欺。

  龙老汉说:

  狗仗人势欺百姓,直府奴菅人命。山外有山遇强手,摘掉下巴逃如风。

  九十四(1)打草惊蛇大名府,力诛首恶上都城…

  龙老汉说:

  平时欺人草菅命,如今横尸哈米青。放话三日来报仇,只为阳泉和沥重

  书友踏风说:

  孤身寻仇哈米府,当街相逢显功夫。念及黄土埋亲故,只手掐断敌人喉。

  (2)

  龙老汉说:

  敌驻我扰敌疲打,二贼莫名全趴下。三横紧跟哈米赤,不料恶贼太狡诈。

  书友踏风说:

  人人自危人人惊,大难临头各西东。三横走马黄龙府,不知身陷奸计中。

  (3)

  书友踏风说:

  混水摸鱼入驿站,不料中计竟身陷。三尺青锋生寒光,绝演宝刀了恩怨。

  (4)

  龙老汉说:

  三横召英联手抵抗,一瞬之间斩杀三将。虽骑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