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节(1/2)

加入书签

  打断后,确实不再理她,而此时的她却认为三定打了她的情人,是对她的侵犯和不容,便竭力闹了要离婚。按他的意思,离婚也好,但三哥却哭哭啼啼竭力挽救。也就是这时,可能飘飘觉得痛苦无助便再去吸毒。但戒毒要靠自己,自己意志不坚强,别人也没有办法,更何况他仍然想让三哥离掉,然后重新找个能过日子的。当时飘飘说最近研制出一种新药,戒毒效果很好,已经有不少人戒断了毒瘾,但这种药比较贵,戒一次得一万多块钱,她要刘安定给她借点钱送她去戒毒。因为他没钱,也不相信她的话是真话,便推托没管。现在看来还得管,不管她就彻底毁了,更何况岳母又在求他,靠他。但再送回老家也不现实,一是两人都不想再回去,二是现在再回去,三哥也未必能把她关在那个地坑院里。刘安定想一阵,觉得还是送她去戒毒合适。白明华有钱,他和飘飘有过那层关系,也有点感情,另外从某种程度上说,飘飘再吸毒也是他引起的,从感情和责任两方面说,他出点钱让她戒毒也是应该的,他也不会推托。刘安定对岳母说:”你放心,飘飘她也想去戒毒,我尽快想办法筹点钱送她去戒毒所。”

  离开岳母家,刘安定感到肩上的担子沉重,他的心情又烦乱起来。宋小雅的病稍有好转,已经能够认出亲人,并且偶尔还能清醒一会儿,有向好的方向发展的趋势。这是他期望的结果,但好了以后,何秋思那里怎么办,宋小雅再受刺激怎么办。自从宋小雅回来,他就没有再和何秋思来往,有时碰了面,也都故意躲开。但身子可以躲开,心却无法分离。苦苦相思,近在咫尺却不能爱,不能见,这样的煎熬,让一颗心来承受如何了得。他身心疲惫,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。有时他竟想,如果宋小雅的病治不好,就像岳父说的,就把她当个宠物养着,给她吃好穿好,她也没有痛苦,然后和何秋思结婚,大家都快快乐乐地活着。但这个念头一出现,就让他有种罪恶感,也不敢再往下想。刘安定决定不去想这些,好好工作,用工作的繁忙和成功的快感来减轻感情的重压。

  宋小雅由保姆照顾着,保姆虽是个十七八的小姑娘,但很聪明能干,既能照顾宋小雅的日常生活,也能带宋小雅看病取药,让刘安定放心不少。

  飘飘的事也得尽快处理,刘安定决定今天把这里的事处理一下,晚上连夜去西台县。

  到了西台已经是半夜。第二天刘安定便找到白明华,说了飘飘的事,提出让他出点钱戒毒。

  飘飘的毒瘾也是白明华的一块心病。飘飘重新吸毒后,他心里也有点害怕,如果被飘飘缠上,事情就更加麻烦。这一阵,他像躲瘟疫一样躲着她。他也想过让她去戒毒,但他出面来做这件事没有道理。现在刘安定出面,正合他的意思。白明华说:”我也是这么想。飘飘是公司聘请的正式职工,应该享受一半的公费医疗,我出一部分钱,再让三定写个借条,借五千块,我来审批,过后报销冲账。”

  这样也好,刘安定表示同意后,再什么也不想说。

  看着心情沉重的刘安定,白明华叹口气说:”我能理解你的心,其实咱们俩的心情一样,处境也一样,结果也差不多,都做了一场梦,梦醒了,都会留下遗憾。但一切都过去了,过去就让它过去吧,你也没必要太和自己过不去,这不怨谁,生活本来就是这样,只能怪我们当初想得太天真,太浪漫,太美好。”

  刘安定不明白白明华为什么要发这样一通议论。见刘安定仍不吭气,白明华问:”何秋思说了没有,她打算回来不回来了,走时你去送她了没有。”

  刘安定睁大了眼睛,他不明白白明华在说什么。白明华更吃惊。刘安定问他何秋思去了哪里时,他说:”你怎么真的不知道何秋思出国去了,走了已经几天了,你真的不知道”

  刘安定脑子里嗡的一下,张大了嘴半天合不上。白明华说:”前一阵她就办手续移交工作,昨天李红裕说何秋思走了,是他送她上的飞机,飞到北京后再转飞澳洲。”

 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怎么一点消息都不知道,刘安定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想想,一个多月没和她见面了。刘安定浑身都有点颤抖。他急忙拿出手机,拨何秋思的手机。

  手机提示音说是空号。核对后再拨,仍然说是空号。

  是的,她真的是走了,走前已经把手机号注销了。

  刘安定一下感到浑身无力,连五脏六腑都空了。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了白明华的办公室。

  第九章所谓教授三十八

  刘安定急忙赶回学校。他想寻找一点有关何秋思的蛛丝马迹。他不相信她会悄无声息地走,更不相信她会不给他留下点什么。

  研究所办公室有刘安定的几封信,有一封是用研究所的信封写给他的。看眼字迹,刘安定认出是何秋思写的。刘安定的心都要跳出来了。刘安定急忙将信折起捏了。见别人没注意他,便急忙来到自己的办公室。

  看邮戳,是从北京来的。急忙将信拆开。原以为信可能很长,要诉说很多事情,没想到信只有短短的几小段:

  安定:

  你好,我现在在北京,已经买好了到澳大利亚的飞机票,你收到这封信时,我可能已经到了异国。

  拿起笔时,千言万语一起涌上心头,不知何处下笔。好像是一场梦,梦醒了,梦也就破了,一切也就不复存在了,只能留下无尽的记忆。记忆就让它留在心里吧。

  天绿花园的房子我已经转卖给了他人,你出的那三万块钱,我给你放在了我家里的书桌上。虽然是人去屋空,但我还是希望你常去我那间屋看看,一来回忆一下已经过去的我们的日子,二来也算代我看管一下房子。我想,这不会给你带来麻烦。至于我什么时候回来,能不能回来,我也不知道。

  没有落款,没有她的名字,甚至连日期都没有

章节目录